茵陈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香薷当我谈ldquo香薷rdq [复制链接]

1#

最近天儿不挺热嘛,守一真源商城“趁热”上了一波清热解暑的真源茶。

据说这小小的一包真源茶里面就有59种药材。

小真真一听来劲了,非要打听打听这59种药材都是啥,还拿个小本本哒哒哒记笔记,寻思着有空都写一写。

冷不丁看到个“香薷”,小真真马上想到真真妈煮的香薷饮,觉得一股亲切感扑面而来。

妥了!就写它了!

谁知道一个大坑正在等着小真真迈入,这名字听起来清纯靓丽的一味药,可是埋藏着一段令人头大的“风流往事”。

根据古籍和药典,以往用于入药的香薷植物有香薷、海州香薷、石香薷、江香薷···

它们都曾登上过“道地药材”的王座,甚至还有个叫“香茹”的小家伙也时不时地混进“香薷”的队伍里。

是不是有点儿懵了?要是没懵,小真真马上给你整懵!

一般情况下,药材名跟其入药的植物名是一样的,比如黄芪、防风、当归、钩藤···(此处省略一万种列举)

那既然我们有植物香薷,又有药材香薷,药材香薷可不就是植物香薷的干燥地上部分吗?

嘻嘻嘻,是不是上了小真真和香薷的套啦?

实不相瞒,还真不是。

学名香薷Elsholtziaciliata(Thunb.)Hyland.的植物,为唇形科香薷属香薷植物,现被我们称作土香薷,又名德昌香薷,蜜蜂草。

早在很久以前,就由原先的本草正品降为了地区习用品。而药典中药材香薷的本体,却另有其物。

香薷Elsholtziaciliata植物图

我们现在常说的药材香薷指的是唇形科植物石香薷MoslachinensisMaxim.或江香薷Moslachinensis‘Jiangxiangru’的干燥地上部分。

前者习称“青香薷”,后者习称“江香薷”。

这石香薷和江香薷,可以说是同母(品种)异父(生长环境)的孪生兄弟。

石香薷是石荠苎属植物石香薷的野生品种,别名“细叶香薷”。

江香薷则是石荠苎属植物石香薷的栽培变种。

野生石香薷

从明代以前的本草考证可看出,药用的香薷品种早已被广泛栽培。

江香薷即是由于生长环境的变化,以及长期的人工栽培,由其原株石香薷逐渐演变出的一个新变种。

(大家就想想狼是怎么在长期驯养中成为狗的吧)

由于江西人工栽培生产的石香薷疗效明显高于其他种香薷,因此习称为“江香薷”。

江香薷有着传统的栽培历史,现被认为是香薷的道地药材。

江香薷药材饮片

从版《中国药典》开始,就将石香薷和江香薷定为正品香薷。

年版中国药典

而年以前的各版药典,却将海州香薷ElsholtziasplendensNakai定为正品药材。

细心的小真真发现,虽然药典规定的香薷植物有所变化,但是性状描述却并未改动。

年版中国药典

那这么说,海州香薷就是石香薷咯?

95年迁了户口改了名字?

NONONO!他俩还是不一样的。

海州香薷和石香薷植物对比图

药典的更改与一个张冠李戴的小乌龙有关:

年版《中药志》误将石荠苎属的石香薷定为海州香薷后,国内许多中医药书里都将海州香薷作为药材香薷的原植物。

之后林泉老师等人将《中药志》中关于香薷的描述和配图与海州香薷发表者孙雄才先生的描述和附图进行对比发现,两者并非一物。

前者记载的香薷其实是唇形科石荠苎属植物石香薷,与香薷属植物海州香薷完全不同。

真正的海州香薷,目前已不作为商品药材在市场上流通。

只可怜石香薷做了这么多年的好事,却让海州香薷领了功勋章。

至于偶尔不小心闯进香薷队伍里的小妖怪“香茹”,它本体为唇形科牛至属植物牛至Origanumvulgare。

因其之前商品名为“香茹”,与“香薷”同音,以往在处方时有人将“香薷”误作“香茹”。

牛至与香薷药效不同,却也是一味大有为的中药,可用于治疗胸膈胀满,妇女崩漏带下等症。

牛至植物图

古往今来,药用香薷的品种有延续,也在不断的变迁中。

受到地区流通的限制,香薷几个品种共同作为主流药用品种的局面一度出现。

虽然香薷的本草考证有点儿混乱,古人们似乎记载得有些天马行空,但小真真还是斗胆把香薷女大十八变的历史理了理。

香薷始载于《名医别录》菜品中部。

书中并无形态描述,但据此可知书中描述的香薷可供菜食、栽培普遍且采收期在十月。

这与香薷属香薷(土香薷)是相吻合的。

《本草图经》出现对香薷主流品种的形态描述:

这一描述也正符合土香薷的性状。

可见从汉至唐,土香薷一直作为药材香薷的主流品种延续使用。

《本草图经》后又云:

另有《开宝本草》引唐朝萧炳《四声本草》云:

根据这两段记载推断,

唐宋之际石香薷已经崭露头角,被发现在功能主治方面与当时香薷的主流品种土香薷相似。

且辛香更烈,效用更佳。

谢宗万老师认为,

《本草衍义》中“叶如茵陈”的描述倾向于指向牛至,因牛至亦有白花茵陈之别名。

可见当时牛至就开始偷偷混进了香薷的队伍里。

但是小真真看“花茸紫,在一边成穗”,怎么看都像是说香薷属植物啊。

一想到自己和谢宗万老师的观点差了一个属,小真真就寝食难安。

师父则认为,

古籍中没有附图且描述性记载有所出入的情况,可能是掺杂了对一些地区习用品的记载,仅可作为参考推论,不必太较真。

“细叶者香烈更甚,今人多用之”

“今多采此,拯治亦佳”

可见从宋到明这几百年间,原只在个别地区使用的石香薷已成为主流,其疗效已得到大多数医家的认可。

至于真正的海州香薷,真真并没有在古籍中看到过多描述。

《救荒本草》中的记载,可能是真正的海州香薷最接近拥有姓名的时候。

《植物名实图考》载历代本草药用者有香薷和石香薷两种:

大叶者为香薷,细叶者为石香薷,其中绘有的香薷图为土香薷。

现代

年版药典及之前各版均将“海州香薷”作为正品药材,但其性状描述与今石香薷一致,应为误定。

版药典进行更改,将正品植物“海州香薷”更改为“石香薷”,且延续至今。

师父大手一挥,给小真真来了段总结性的陈述。

总的来说,

宋代以前,药材香薷的主流原植物都是香薷属植物,其中自然包括土香薷、海州香薷在内。

宋代以后,开始出现香薷属香薷和石荠苎属石香薷并行的局面,石香薷此后渐渐地取代香薷属香薷成为了主流商品。

唇形科香薷属香薷组的数种植物在形态特征上均较相似,古人是难以确切区分。

因此在清代以前,香薷属香薷组的几个品种应该都共同作为香薷药用的品种延续使用。

石香薷绘图(余汉平绘)

而牛至和香薷的形态差异较大,只是之前名称同音易混淆,不大可能作为香薷植物使用。

关于药典的更改,根据其性状描述,很大的可能性是,在药典规定“海州香薷”为正品期间,大家使用的依然是石荠苎属石香薷。

目前香薷属的各种香薷植物(如土香薷、海州香薷、川滇香薷等)因其味辛香,特征明显,依然作为地区习用品在部分地区使用。

虽然香薷的品种使用存在变迁,但是其功效是趋于一致的。

具有发汗解表,化湿和中,利水消肿的作用。

古来就有“夏日之香薷,如冬月之麻黄”之说。

因此目前香薷主要用于暑湿感冒和“空调病”。

最常用的就是配伍厚朴、扁豆制成香薷饮去暑气,有解表清暑,健脾利湿之良效。

香薷饮(图片来自网络)

香薷饮作为夏季良饮,自己在家也可以做的哦~

什么?不想动手?

那真真就要给你···带来一个福利啦!

感冒中暑腹痛吐泻防空调病这些需要香薷饮出马的事

我们真源茶也可以对付!

守一真源商城上新,买了真源茶,大暑小暑三伏天都不怕!

扫描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